资讯中心

梅文鼎 石湾现代陶瓷艺术的开拓者

阅读:1963
时间:2013-04-16 17:22
来源:佛山陶瓷网
作者:匿名

  梅文鼎 石湾现代陶瓷艺术的开拓者

  让传统的更传统,让现代的更现代,这句话一经梅文鼎说出口,立即招来争议。“石湾公仔会死在梅文鼎的手里。”但是,梅文鼎无心争辩,“很多消费者都是为石湾公仔而来,现在很多人说石湾要与国际接轨,我不认同,我们已经是国际文化的组成部分,现在提出与国际接轨,不合逻辑。但是,传统的并不是把古老的东西重复一遍。

  梅文鼎率先以自己的艺术实践大力倡导改革,提倡现代陶艺,把石湾传统的制作技艺与现代抽象艺术相结合,以独特的线条和构图,融合石湾陶瓷的凝重风格,创作出《龙结》、《蓝色的风》、《心花怒放》、《刻陶文具》、《鬼的脸孔》等一批独具艺术魅力的作品。这些作品与传统的石湾陶塑在风格上已大相径庭,为石湾陶艺开创了一条创新之路。

  梅文鼎正在创作陶艺作品“对酒当歌”

  开拓石湾现代陶艺

  梅文鼎被誉为“石湾现代陶艺的倡导者”,但他的现代陶艺之路并非一帆风顺。当时石湾的陶艺作品非常注重写实,“我认为这缺乏艺术提炼。”这种状况一直到1973年才开始有所改变。那一年,梅文鼎陪同一个来自美国的参观团到工厂附近的商店购物,结果外国游客一眼就看中了石湾的夜壶,还争着去买,要买回去煮咖啡。引来旁观者的一阵哄笑,那么好的咖啡拿夜壶来烧不是太浪费了吗?美国人则回答说,那么好的陶艺造型拿来拉尿不是更浪费吗。

  这段对话引发了梅文鼎对现代陶艺的思考:同样一个对象,在不同人心目中有不同的作用和看法,石湾陶艺要发展,一定要突破传统。

  1984年,梅文鼎和几名青年艺术家联合在广东民间艺术博物馆(陈家祠)举办了一次全新的陶艺展———石湾现代陶器展。展出在广东引起相当大的轰动,香港一些收藏传统石湾公仔的专业人士,也特意组团跑到展上来送花篮,并找梅文鼎辩论。

  “香港人给我们送这个花篮是一种挑衅。”梅文鼎却义无反顾继续自己的创新。“石湾公仔不发展,可能死得更快。”

  8次连展轰动陶界

  1985年,梅文鼎受邀到北京中国美术馆再次办这个展览。“当时在中国美术馆展览不像现在出钱就行。完全是靠水平,当时美术馆馆长看了我的作品之后,马上同意了。”

  但是,让他格外难堪的是展馆工作人员的善意劝告。“对于德高望重的艺术大师,你们要开车接送。对于新闻媒体,你们不但要准备新闻稿,还要每人准备几百元的红包。”当时,生活拮据的梅文鼎无可奈何。“大师的请柬我会准时寄出,他们来不来,由他们自己决定。对于新闻记者,能来就来,红包没有,我是个穷光蛋,没钱”。

  本来以为没什么人来看开幕,没有想到的是大师级的人物都来了,50多个新闻单位的记者都到了。“这让我很感动。”

  “后来我参评中国工艺美术大师的时候,尽管我的东西并不是很传统,但还是通过了。我猜很多评委当时都是看过我这个展览的。”梅文鼎说,石湾现代陶器展最终在国内外连续举办了8次,整个陶艺界为之震动,梅文鼎也被中国文化部刊物称为“石湾现代陶艺的开拓者”。

  2004年12月,中国陶瓷工业协会及中国美术家协会在北京人民大会堂授予他中国现代陶艺推广贡献奖。这对于梅文鼎来说,是对自己工作的肯定,更是对今后工作的鞭策。

  只有创新才算陶艺

  梅文鼎看在眼里,急在心里的就是石湾陶瓷的复制特别严重。“复制的只能算是工艺品,只有创新才能算陶艺。互相抄袭、互相模仿、最后的结果就是阻碍石湾陶艺的发展。”

  梅文鼎说,石湾陶艺经过1000多年的发展,是不断发生变化的过程,因为变化,所以我们应该根据市场改变自己。“如果把古老的那套搬出来,肯定不符合现代人的生活情趣。”梅文鼎不是从表面形式体现现代,而是从精神上紧跟发展脉搏。“现在四五十岁的人对手机功能还不能全掌握,但是现在五六岁的小孩子就可以轻而易举地学会。”

  “我的主张是形式感、美感多一点,传统的故事内容少一点。现在石湾陶瓷存在的一个问题就是传统文化含量过分浓,说的都是典故,做的也是典故。但是消费者感受的是美感,而不是重新演绎一个故事。”

  梅文鼎沉迷于艺术,对名利没有任何奢求,这种精神影响了整个艺术界。如今,在石湾,提起梅文鼎的名字,大家都啧啧称赞。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日益提高,对房子的需求越来越宽敞。“房子越来越大,我就有了舞台。因为人们可以把石湾公仔买回去做装饰品,做点缀。”

  把自己的作品买回家

  让他一直引以为豪的就是自己创作的“刻陶文具”曾被叶剑英、杨尚昆等国家领导人作为私人办公文具。“创作一套需要半年时间,一套就有50多个不同部件组成。”

  “其实人的性格都是两面的,我也是。平时我的确很开朗,有大气洒脱的一面,很坦荡也很乐观;可是在豪放洒脱的同时,我也有并不开朗的一面。有的时候,喜欢一个人自己静一静。”平时和妻子出去逛街,他总是低头寻思。“我老婆时不时告诉我,前面是某某人,我说我没看到。她也经常提示我,哪里搞什么活动,我说我没有听到。”

  有位老师说,梅文鼎天生一幅苦命相。“如果五行当中还有铁,那他肯定是属于铁的。他对事务很执着,很顽固。”

  对于收藏自己的作品,梅文鼎比任何艺术家都重视。多年前有个外地朋友间接通过其它朋友认识了梅文鼎,带着一叠厚厚的美元来到梅家,说要把梅文鼎的作品全买下,却被拒绝了。“艺术作品是不可复制的,有时一件创造出来,自己都目瞪口呆。如果让自己重来,肯定再也创作不出来。”为此,对于他自己特别喜欢的作品,他会自己买下来带回家。“我们在厂里生产,一切都是属于公司的。”

  39岁一夜成名

  梅文鼎1940年生于广州,父亲梅庆芬是一位留美归来的美术教师,因为担心自己教不好儿子,便把自己的儿子送给同学管教。在严师的管教下,梅文鼎喜欢独立思考。也一直在按照老师的教导,用最简单的线条去表现自己想表现的东西。

  1958年考大学时,梅文鼎顺利地进入了广州美术学院。“那个时候我是学雕塑的,但是我们种地多,学习少。”虽然当时学校没有绘画课,但梅文鼎依然坚持画画,并开始学书法,学篆书。

  “我的好老师有几位,一位是关伟显,一位是潘鹤,老师对学生真正的影响并不在授课的时间,而是在课外,他的修养、追求,他的灵性,会有一种潜移默化、耳濡目染的作用。”

  由于买不起课外书,梅文鼎便经常跑去关伟显家里借书。“当时不是简单地看,是一本一本抄。”因为喜欢书法,他开始研究中国文字学。并且每堂课程的听课笔记都用工工整整的篆书来记录。

  1962年,毕业后的他被分配到石湾美术陶瓷厂工作。当时有些朋友劝他另谋高就……但是,这不但没有让梅文鼎产生游离的打算,反而更加坚定信心迅速掌握石湾陶瓷的表现形式,使自己尽快成为这个陶瓷王国里真正的一员,以免别人把自己当作学院派而被排斥在外。

  文革前,他一直在釉色、窑火及他较偏爱的动物模型上摸爬滚打,现在梅文鼎倒是真正有幸彻底地与烧窑、炼泥、配釉打交道了。干了多年,使他谙熟从原始手工到现代的运作。“我被轮番批斗后,以一个普通工人的身份去烧窑、炼泥、上釉,在繁重的劳动中我才真正领略了石湾陶瓷的生产工艺,在和老工人、老师傅的患难接触中,知道了石湾传统渊源的广泛性而非眼前的一二种模式。”

  1979年,在佛山市文化局副局长刘生的力荐下,佛山市文联为梅文鼎举行了个人首次绘画书法作品展。在这个展览会上,日本游客排队购买作品使他在佛山一夜成名。“39岁那年我才第一次以自己的笔墨劳动赚了点钱。有钱之后马上孝敬自己的母亲和岳父母,请了一些朋友一起庆祝。”

  相关链接

  梅文鼎小档案: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广东台山人。生于1940年。1962年毕业于广州美术学院雕塑系,随即到石湾美术陶瓷厂工作。1978年,他运用汉代纹饰及汉书格言为主体装饰所创作的“刻陶文具”入选全国陶瓷艺术展览并被国家轻工部收藏,以后又选送日本展览。2004年12月18日荣获“中国现代陶艺推广贡献奖”。

分享到: